浴缸的懒散日常
 

特典的贤者之门非常精致好看。豆丁的表情、披风、姿势等其他部件可换,金属手臂上的零件可动,很满意了。

風の花【歌词翻译】

原唱:花*花
词曲:おのきまこ
译:御江

雪深き さみしい冬が
雪深深 这个孤寂的寒冬

もうじき終わるでしょう
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吧

頬たたく 冷たい音が
拍击双颊的冰冷声音

背中を見せる
留人而去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私の心に 春を呼んで
在我的心中 呼唤春天的到来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さよなら 雪たちよ
再见 被雪覆盖的一切啊


夢遠き 明日のことは
梦沉沉 明日之事

誰にも見えぬでしょう
谁都不能预见到吧

目を閉じて 君を想う
阖上双眼 想起你

いつか出会う
一定再会相遇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私のこの目に 春を見せて
让我这双眼 也看一看春天吧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さよなら 冬の街
再见 冬日的街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私の心に 春を呼んで
在我的心中 呼唤春天的到来

風の花よ さあ 開くのよ
风之花啊 来吧 快绽放吧

さよなら 雪たちよ
再见 被雪覆盖的一切啊

查看全文

隐秘食谱-5

缸式秘制鸡丝凉拌面

特点:制作简单,夏日消暑饱肚,味足,比麻酱版清爽
——惯例不放图,不局限思维。

①水中一撮盐,烫熟鸡胸肉,晾凉,撕丝,备用;
②刨/刀削/切,把胡萝卜、黄菜椒切丝,焯熟断生,备用;
③削点青瓜丝、苹果丝,备用;
④糖适量,韭花酱一小勺,麻油、花椒油/藤椒油几滴,辣椒圈一点点也可以不要,倒入碗中,取一勺热的绿茶,混合搅拌均匀,备用;
⑤下面,面看个人爱好;
⑥面、料、酱汁,趁热混合之,放凉后食用。

我只用了一口小电锅、一把小刀,就做好了。大概没啥难度。

韭花酱,我的生命之光(安详.jpg)请务必试试。

查看全文

之前微博发过的一篇垃圾小短文。
《一个好杀手》
归档一下发在这里好了

@宇宙一样大的脑洞 新年快乐!!
祝这位可爱的作家身体健康,学业有成,写作顺畅,万事如意!!your心友责编(?)永远爱你!!
……顺便一提,距离你的《金发的维纳斯》第二章下更新deadline还有个把月,加油啊,你可以的(。

最后一日

好像没那么多东西可总结。
鬼门关边走过一趟,具体跟两个好友提过,此处不细谈。总之之后再无更印象深刻的东西了,然而这可怜的经验也未激发出热诚与活力来,可见我的冥顽不灵非同一般。
新年希望能有大解脱的机会,共勉!

查看全文

(一)看似复杂的简易高级货:苹果奶油挞

☆全程分三段。本文是第一阶段,制作耗时不到一小时,需要冷藏一晚。
★保姆式过程记录。主要是制作过程的特殊细节+概括思维,即“为什么这里要这么做”、“需要特别注意什么”,不是单纯菜谱。
……第一阶段(做酥皮)太简单了,无图。

①首先,理解/想象这整个甜品:苹果挞+重奶油之类的东西(+装饰)
所以,需要材料:酥皮+苹果+奶油+能使奶油凝固成香香的东西的一切有关材料+调味品。

②预测需要材料:
-阶段一(酥皮):直接买成品(本文可不看了),或准备“无盐奶油+低筋面粉+高筋面粉+烤箱+模具+烤箱用金属豆”;
-阶段二(重奶油之类的东西、意式蛋白糖霜):牛奶、香草籽豆荚、鸡蛋、吉利丁片、低筋面粉、白兰地酒(或朗姆酒,最好是苹果白兰地)、鲜奶油(35%最好)、硅胶模具;
-阶段三(苹果挞的馅料):苹果、无盐奶油、糖、酒。

其中,阶段二的“香草籽+奶油+低筋+鸡蛋+吉利丁片+酒”是提拉米苏标配,所以能想象得到原理吧?
这套装备几乎是使“奶油凝固成香香的东西”的固定公式,可以常备。

③本甜品是我若干年前向一位日本主妇偷师学的,叫什么「ノ…タルト」的,应该是法国甜点——但日本人讲外语实在太……总之,原名忘了。

④至少需要一晚冷藏+起码一下午。当然,也可直接买成品酥皮,越过本文。阶段二和三合并一起大约一下午,三四个小时?
……所以,如果家中小孩晚上突然闹着要吃高级甜品,但没有蛋糕,你为了哄他与他一起制作,一定要告诉他“今晚只能做一点,明天才能吃到哦”(。)

以下是6份(大约)的份量。

★苹果挞=酥皮+煎苹果
*酥皮可参考网络资料,也可以买成品(当地超市/当地网购)——我选择自己做,因为可以加料。

切记,主要遵循【奶油:水:低筋:高筋=4.5:1:2:2.1】的比例原则,这样酥皮好吃。
即【一份水→两份低筋面粉→比两份稍微多一点点的高筋面粉→四份半奶油】。

因此↓
-无盐奶油 150g(一罐)
-凉水:33g
-低筋面粉 66g
-高筋面粉 68~69g(?),比低筋没多多少。

主体的挞皮材料如上。
加料是指根据不同口味放盐和糖。我放33g糖和40g盐。

第一步,低速混合除了水以外所有东西。
——低速就是要求成品【尽可能均匀顺滑】的意思。
我选择搅拌机!(我家搅拌机是去年200元在唯P会买的,五档调速+固定装置+可手提+搅拌碗……很好用。家中已有装备的可无视此行)
第二步,东西全部拌好后,再加冷水,继续拌均匀一团。
第三步,拌成一团后,保鲜膜好,放冰箱零上保鲜层一晚。


(以下是明天才做的,但剩下的步骤都很简单)

第四步,隔天整团拿出来。不管什么办法,压成1~1.5cm厚的饼,切割成合适大小,放/塞/填到挞皮模具里。模具里抹点牛油,比较香!

第五步,用金属豆压住挞皮,180度烤箱烤30~40分钟左右(30分钟后常去观察下)
——另,我家没有金属豆,用的是摔烂的陶瓷汤勺块状物(…)实践经验证明,效果好像差不多。请慎重模仿,and小心烂渣部分刺到嘴。

第一阶段完。

为第二阶段,需要提前准备冷冻蛋黄和蛋白。反正将鸡蛋放零上的冰箱就对了。

查看全文

坐着的麦当娜
(捷克布拉格市艺术博物馆)
(穆夏与新文化艺术展)

关于处理情绪

说起来,之前看见有篇文章说“太理性的人一直要求自己有理性反而不会处理情绪”,在想,凡事都要找寻正当理由的习惯或许正暴露了此问题,尽管自己称不上什么理性的人。
以自己为例,一方面,尽管不擅长安慰他人,但帮忙解决问题倒是可以的。
另一方面,在面对“除了硬扛,别无他法”的事情时,会不禁落入一个死循环中:
难过→
希求安慰→
却明知一切安慰只能是安慰,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他人安慰的内容,其实早就预料到了,大多数时候只是听别人重复一次自己早就知道的道理→
干脆不听了,自己的事也不说了→
只能死撑→
难过→repeat。
这个死循环挺像理工领域的solutionism会有的通病:过于着急去解决问题而忽略了问题本身是什么,问题是否真的存在,这个问题是否一定需要解决,等等。
因此,同理,就像在城市规划建设中要慎防solutionism操之过急留下后患一样,当“问题”=“情绪”时,比起去解决情绪,还不如去全体地观察这个情绪的构成、起因,最后完整地接受它。

简略总结,即是同【想赢需要理由吗.jpg】【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吗.jpg】一个思路,情绪有时是没有原因的,只要接受它,按开心的方式来面对它就行。

(开心的方式有时可能包括听别人重复你早就知道的道理)
(别人重复的你早就知道的道理=废话)




所以我觉得自己心态超好der

查看全文

绝对一点都没P,也没调色,手机伸出窗口拍就这颜色。
在家吃饭前洗手,在洗手间窗子偶然看见的。肉眼看可震撼了,还有飞机,但没来得及拍到。
说到晚饭。
现在广州气候正凉快,食物也很多,各种鱼和菜都是肥美的季节。
恰好,新疆朋友前天给我寄的四箱伽师瓜,今天也收到了,立刻切了一个,果然甜美到极点,跟咱平时吃的瓜简直不是一个品种。
……真是太爽啦>3<

隐秘食谱-4

金枪鱼味奶油炖蘑菇拌面(?)

一,无糖椰浆小半盒(做咖喱剩的)加大半盒奶煮开。

二,丢鸡腿菇/海鲜菇进去。我用的是(因为不喜欢吃所以吃了两根就剩在那里的)冻干即食无调味海鲜菇。因为很经煮,早些下。新鲜的会柔软些,会出水,煮干一些就行。

三,花椒粉、罗勒叶碎、百里香碎、盐、糖。盐糖和罗勒叶碎适量多些。

四,有煮熟南瓜or冻干南瓜片,就挖一勺/丢四五片进去;没有就小半勺蜂蜜。拌匀。苹果泥似乎也可以…。

五,金枪鱼肉松三大勺加入,搅开。(儿童辅食用的)

六,煮面,到汤汁快浓稠就行。

七,摆盘,一撮肉丝+罗勒叶碎铺面上。

哄小孩、哄闹别扭的大人,绝妙。

——其实这次我有拍照,但lofter发照片似乎不同发文字,为了统一格式,我决定暂时不发,回头上电脑再补上图片(没多好看)

附仨我本以为应该人人知道但似乎并非如此的煮饭细节:
一,炖/焖/煮/熬正餐时,如果希望汤汁浓稠香甜,放糖的选择:黄糖>红糖>冰糖>白糖。
二,姜葱蒜下油炒香味,蒜要么整瓣儿下去,要么让蒜末最后下。……除非刻意追求蒜的焦苦味。顺序该是姜、葱蒜。
三,辣椒籽会致人便秘的哦。

查看全文

隐秘食谱3-哄小孩

五杯牛肉豆芽锅(杯?)

1特点是代替了淀粉,适合午餐(淀粉类吃多了容易犯困)
2哄叛逆期小孩有特效(重点)
3牛肉部分可以提前做好,速冻冷藏,或者不要

豆芽焯熟,沥水备用

五杯鸡做法(一般是糖豉油酒水油各一“杯”)自己控制量时,如果放牛肉,就不用放油了;如果不放牛肉,适当放点香味突出的脂肪or动物油脂会好吃;实在不想,就完全无油吧

注意做牛肉时,调料无论放多少,一般不是等量的。我们家喜欢用生抽,酒是酱香型白酒。如果做了牛肉部分(见下)直接把做好的牛肉酱汁拿出来用就行。
但如果不做牛肉,调料中的水可以少放,豆芽后面会出水

豆芽塞进退休老干部爱用物不锈钢铝茶杯/锅/杯里,倒入上述汁,搅和,加入蛋清一个,搅和

微波炉,使微微凝固(根据食用人年龄和叛逆程度决定,越需要顺毛就越凝固,反正我的经验是)

摆弄挖空豆芽杯中心,使如鸟巢,加入蛋黄一个,不搅和,根据个人喜好和鸡蛋卫生程度,决定是否加热(不喜欢熟鸡蛋黄口感的,提前上一步搅和就行)

撒上适量罗勒叶碎/熟芝麻

注意,调味后尽快吃,豆芽调了味就会疯狂出水。

牛肉部分:
带脂肪牛肉,切成约4cm² 大小,最好每片2-3cm厚(对就是牛排那种,没有的话一般的也行)
有高压锅的话,上述酱料+牛肉,30min及以上;
没有的话,慢火炖2hr。
汁液浓稠,牛肉软到没牙老人都可以吃就行了,特点是会有股牛肉的酥味。没有那个味道的话,可能是你肉不太好,或是时间没到。


最后肉随便丢在菜上,搞好看点,看起来是个认真的菜,豆芽还是脆的,还有肉(?)就可以足够哄小孩了——没肉的就还是算了吧,减肥用就行。


另,题外话,顺德的粥吃起来好吃,重点不一定是米好。要快速做个好吃的粥,就是米稍微熟后,捞出,菜刀刮(?)一遍,总之就是蹭一下,蹭烂一点,但别太烂…。然后再丢回去继续煮。

这一步需要绝对干净的菜刀和砧板(或可以刮的地方?)我们家有专门处理水果和米的砧板和菜刀的。

然后大良牛乳也是神物……这种既不是腐乳、也不是奶酪or牛初乳的神奇顺德佐餐小菜(?)到底该怎么形容这个味道……咸香乳制品???

总之不知道的朋友们看到这里请务必尝试一下。

对肠胃弱、发烧感冒的人来说,这种牛乳+白米粥是最有益的了。不爱吃粥(比如我)的小孩儿可以拿大良牛乳来哄,冲水喝味道也很有意思

查看全文

隐秘食谱3则-2

一:应该没那么长肉的3min麻酱拌面

①主要是配料:
麻酱一筷子尖(就是一筷子尖挑出来的量)
+砂糖一撮麻油四五滴
+甜醋一小勺
+豉油看口味适量
+辣椒酱看口味适量
+生鸡蛋一个
+一指撮胡椒粉
然后疯狂搅合。
生鸡蛋在口感上替代了长胖的麻酱和糖…虽然总之都会胖。

②哪个锅小而方便用哪个,哪种面细用哪种
(不求速度的没所谓,反正重点是第一步)
开水下锅,放阳春细面,软了就捞起来。
趁热,一定趁热搅和到第一步做好的酱里。怕鸡蛋不干净的可返锅(那洗着就烦了…)或微波炉一下。
这一步只用了不到四十秒←因为同时在玩游戏所以时间算得很准…!)
(因为清水煮面,锅里没油,事后随便冲冲就完事了)
(洗锅只花了不到二十秒)

③搅和,自己加配饰。我加了肉松+纳豆粉,就很好吃了。

重点:纳豆粉可能是点龙睛!



二:烤/煎乳扇(云南特产?)
平底锅,开火,剪开大块乳扇,逐片放入。
乳扇自然有油,不需要放油了,再放会变很腻,酸味也会过强。
好的乳扇吃起来大概,总之,酸味不是主导,但会有一点,很浓奶香味,吃起来非常像烤马苏里拉芝士,罪恶感max(。)
烤/煎到两面各有焦的就差不多了。放凉。
自然滤干滴下来的油,怕长胖的自行吸油纸吸掉吧,但留着油会回吸到乳扇里,吃起来会更脆一点。
正常应该放置超过30min依然保持脆度。

调料:甜为主,可以加一点咸味。
个人认为放入一点胡椒黑椒花椒之类的香料会更好吃!
以下配料,全部用热水调开至适当浓度。我喜欢调稀一点的,一点点调味料就可以弄一碗,然后整片乳扇泡进去蘸:
①普通蜂蜜+豉油+花椒粉
②玫瑰酱+豉油+白胡椒粉
③蓝莓果酱+豉油+黑胡椒碎
④甜醋+糖粉+花椒粉+黑胡椒碎
⑤枫糖浆+罗勒叶碎+百里香碎+花椒粉+盐
⑥普通蜂蜜+蒸鱼豉油+辣椒酱

一共尝试了十种调味法,以上六种最受喜欢,另有一些搭配被评“会遮掉乳扇的奶味”。
切忌蒜,会让乳扇奶味彻底变成别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不好吃…。



三:杂。

①卡士固体酸奶+口味稍咸的薯片/薯条(芝士味除外)
②煎薄片哈尔滨红肠+蒜茸辣椒酱+蒸粉丝
③番石榴(绿皮白肉的那种)+话梅粉
④五杯鸡做法,把鸡换成切小方块牛排,高压锅处理。

查看全文

赛里木湖。
…图上仅有的几个人与车,都是我们同行哈哈哈!

手机扫的全景,直接拍,啥都没调(懒)
去过的都知道,就这样的景色和颜色。

那拉提草原之一。
手机直接拍,啥都没调(懒)
去过的都知道,就这样的景色和颜色

隐秘食谱-1

如题:今天煮了两次面,两次闻风而至一群饿鬼,没来得及拍照就没了。
普遍评价是“香味独特,非常好吃,但不知道你放了什么”。
这不是第一次得到的评价了。于是想,自娱自乐搞一个小记录吧?
按理说该有照片。但本就是疲惫懒得去饭堂,随便煮出来的东西,没有摆盘,小锅也不算美观,罢了。

总之,是口味非常自我中心、方法异常简陋的食谱记录。

今天有两个记录:

①虾米鸡肉粉丝面。
-即食香辣小虾米(tb买,基本是干的)
-云南原味油泡鸡枞菌(亲戚给的,但tb的也一样)
-桂林米粉(纯米粉)
-木耳(需自己泡发,我常备)
-干葱末(常备)
-花椒粉(常备)
-清水无盐鸡肉罐头(减肥解馋用,可替换)
-盐or豉油(我用了薄盐生抽,因为开盐罐相对麻烦)

煮水,水多一些,水还没煮开之前,挖起码一大汤勺or你喜欢的量的香辣虾米进去一起煮。然后再鸡枞菌夹你喜欢的量进去,木耳、花椒………其他料等。
然后煮鸡肉。
煮到所有料都软了之后,调味,最后再煮粉。
我喜欢软烂的,所以煮了很久。
煮完闷7-8min。
总之水稍微浓稠后即可。

大家喜欢的味道,可能是木耳+花椒+鸡肉+虾米,因为最后“香辣”几乎全淹没在汤水之中,完全没吃出辣味。


②不知道怎么称呼的羊奶牛肚菌拌面。
-羊奶粉 若干(羊奶也行,自己看着办)
-虾酱 半汤匙
-即食香辣牛肚菌一小袋(原味也可以,反正最后吃不出辣味)40g左右吧……
-粤港式碱水面(比较硬的那种细面,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
-花椒粉、盐、豉油少量上色

水,羊奶粉拌开(我喜欢羊制品的骚味膻味,所以放很多,用羊奶的话也可直接替代水or水+羊奶)
开始煮,放虾酱,倒入即食牛肚菌,花椒粉,其他调味。
最后煮面,不要盖盖子,煮到汤汁浓稠挂在面上。菌菇需要煮软。

有人讨厌羊膻味,闻味道来了,又坚持不吃,看其他几人哧溜哧溜,没忍住来了一小口。
……之后我只好分了点自己的给她。
吃起来像中国版白酱意面…………

花椒+羊奶粉+虾酱+盐+水,真是神奇的味道


查看全文

关于演戏

一位在业界非常有声望、有相当成就的老律师,最近刚退休,正式转业成调解员了。
她跟我说,在生活中演戏是一种技能,就像调解员一样,需要非常通融的交流技巧、十分周全的平衡力,还有隐于内心、不必公开的坚定立场。
这种技能,有的人天赋高,自然而然精通了,与他们相处,就如沐春风般轻松愉快;有的人吃尽苦头掌握了,与他们相处,比较自在之余,也不会很吃力。
一般这种人会被叫“情商高”或“油”,但这只是一个程度、说法上的问题而已。

先撇开旁的人怎么想。

如果一天24小时都在追求个中庸双赢之道、隐藏自己的立场与真心,调解员,或说是演员本人,会很累的,尤其对于那些通过吃尽苦头才学会和稀泥的类型。
但演戏如果不演全套,那么这戏剧的前半部分有多精彩,撕破面纱后就有多尴尬。

尤其是碰上不配合、不肯借你台阶下的死脑筋,真是让人分分钟想触犯刑法。

有的人演戏,演久了就忘了自己在戏里,都是假的和平,假的安乐。
偏偏这种人,还经常不乐意其他人去戳破泡沫,一旦你试图提醒他“hey你只是在演戏,醒醒”,他反而不高兴,给你发脾气、闹抑郁。
又或者是,被戳穿后,直接陷入不能更尴尬的局面。
我们姑且称这种人叫二流影星。

有的人演戏,就算演久了,也不会忘记自己在演戏。
这种人一般很注重演戏演全套,然后全身而退,让大家面上都有光,不必很难堪。
我们姑且称这种人叫影帝。

死脑筋、二流影星、影帝,三者并非绝对的,谁都可以成为谁。

好了,让我们想象一个场景:
一个本质是死脑筋的二流影星,一个死脑筋,和一个影帝。三个人组成一个组合。
而且二流影星跟死脑筋不和。

想象了一下……反正我很心疼影帝,多累啊。
他得一个人清醒,一个人难过,一个人鄙夷,一个人扛着随时降临的尴尬,最后还得负责和稀泥,让戏剧happy end。

如果影帝是聪明的,天赋高,天生掌握了油的技能,运用起来得心应手毫不介意甚至乐此不疲,那么他的职业寿命可能会很长;
如果影帝没那么聪明,纯属后天培养的,属于“不得已而油之”的类型,则若非天性坚强者,恐怕撑不了多久。

那么,撑不下去的影帝,可能会破罐破摔,当一回死脑筋,直接毁了这出戏,让一切变得更混乱更糟糕,然后抽身退演,再不要演出费。
也可能影帝比较怂,他安静地内敛情感于心,然后在自己体内爆炸愤怒沸腾狂躁,然后自灭,也化身为麻木不仁的二流影星。
于是这戏剧便得以长久而岌岌可危地继续下去,直到某个时间,死脑筋与二流影星再也不能共存了,便火山爆发般迅速bad end。

此时,最好的处理方法是,让影帝抒发感情,让死脑筋和本质死脑筋的二流影星,一起坐下来,喝杯茶,撕破面纱,平和利落地进入bad end。

怎么都是bad end?那是因为演员的错呀。
如果死脑筋真的与二流影星相亲相爱,一开始也就不必演戏了。

所以,三种结局,哪种最好?
我也不知道,只能实践出真知。
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学学影帝,演戏演全套,心中明灯照。

查看全文

执念+补记3月6日的梦

今晚陪我妈等飞机,争起一条2001年时(我5岁)她去澳洲出差带回来的一条绿色宝石的项链。
我说,那要么是祖母绿,要么是橄榄石,而且是水滴状的,镶在一个或玫瑰金或18k金的复古花藤形状底托里,挂坠子的地方是一点碧玺勾着的,颜色都很通透明亮。搬家之后就不见了,太可惜了。
但我妈说,其实那坠子一直都在,后来给我看过好几次,只是我没认出来,嫌颜色不亮不透且太小,所以不要。
我大喊冤枉,最喜欢这种浅金配浅绿的设计的我怎么可能不要。
我妈说,你记忆偏差了,那玩意儿在小时候的你看来大概很大颗很美,现在你见多了好东西,也不过是普通坠子了。

母女都不服气,也都隐约怕真记错事,弄丢了什么贵重物,遂远程遥控老爸凌晨时分翻箱倒柜,终于一个个拆,一小时后找到了疑似该坠子的东西。
没错,是祖母绿,是水滴状,颜色还算清透,底托也确实是18K金。但不是花藤形状了,碧玺颜色也都浑浊了,坠子太小,蒙上了氧化的钝光。
我只能认输,说可能真的是我年纪太小记错了吧,美化了喜欢的东西。
我妈说,为了这么个东西,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惦记了十几年啊?你这念头很吓人。
我说,怎么会吓人嘛。
我妈微信语音啧啧了好几句,说你的念头太深了,舍不得东西,很累人累己招烦恼的。
我傻笑了半天,笑不下去,说大概是吧。

确实瞬间有过这样的想法,似乎也是一样的意思:念头深,不依不挠,但又不可言说,也不愿明说。
想起之前某个夜梦。
姑姥姥与我说,你这呀,看不得舍不得,糊涂孩子。
您在天之灵,看得清,说的是。
其实这是3月6日夜晚的梦,几个熟人早就听我说过的了。

我还有想得更深的,更执着的,习惯了每每被提及问及,就装作毫不在意轻描淡写略过不提。
心里揣着点儿小心思,不说,装透彻,等人来寻,有缘再倾盆而出,何乐而不为?
就是不乐意赶趟儿凑热闹。
装热脸这种事嘛,小时候昧着本心做多了,大了就懒得了。大概没有特别需要,我也不会再这么干了。
一种地位问题。

被粉丝说高冷,我现在是认的。
一是我不爱凑热闹,二是因为我不是什么主动的货色,三是我终于顿悟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慢热者了。
多亏吾日三省吾身……

以下是三月六的梦,那夜后我查了很多东西,给我影响很大。
(好几位熟人已经听过,不看也罢)



梦见自己在姑姥姥那个逼仄古旧的书房尽头玩以前的木玩具,外面看不清天色。姑姥姥慢慢踱步到书架子另一端,开口说,你大了,该看书学习了。
我:我累呀,想休息一下。
姑姥姥:你要做的事,能有哪一样成?
我说我不知道,然后姑姥姥摇了摇头,面色复杂,说小老白你总得有一事做好了,我们疼不了你一世。
结果我手里木玩具,突然就变成了旧得一摸就要碎成粉的老书,上面密密麻麻流动的字迹,墨水逐渐往我身上爬。我很害怕,但不敢扔开书,放在地上才往后要撤身,结果撞上了书架子。姑姥姥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看不清表情,但我觉得她不太高兴。

然后我想起来姑姥姥其实前几个月已经去世了,之前撑着的一口气就松了,就干脆往姑姥姥那边走去,边走边说:姥儿你福祚绵长,告诉我吧,往后可该怎么走。
姑姥姥表情不变,却转身就要走,我追着她继续问:你以前觉得过我会变成这样吗?
姑姥姥没说话,停下来看我。

我:我以前是不是很活泼好动?
姑姥姥:是,但那不是你真想的。不过也都注定了。
我:姥儿,我觉着这什么都很没意思,没有任何喜欢的,却有一大堆逼我做的,就这样留住我。我都没处去哭,姥儿你带我走吧。
姑姥姥:这老鼠精……你觉得人跟人差距在哪儿?
我:一口气上。有太多事一股劲儿扑过来了,铺头盖脸的,喘口气儿都不成。
姑姥姥:但总有人能闯过去,那些就是我们说的坚强的人。被逼得不得不闯过去的,也算坚韧。
我:但我不是,而且不想闯,甚至已不想在意别人是否会认为我坚不坚强了。
姑姥姥:但你还是会在意。“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知之所无奈何”哦!
我:这是咱家给我的,说好听叫尊严,难听叫死要面子。我别的不要,自己面子也不在乎,只是活过的那痕迹太难消去了,逼得我必须要这面子。
姑姥姥:你遇事会怎么想?
我:死。
姑姥姥:你首先得把这省力的思考掰回来,这样会惯坏了你的脑子,让你惰于思考……我是不会带你走的,带不走你。
我:为什么?我太胖太重了吗?我这身病不能当作什么契机吗?姥儿你给我心脏轻轻来一下,准准地咱就一块儿走了,很简单呀!
姑姥姥:猢狲,你还得再活受罪。你必须活受罪,活着受罪。女娲造人,不是为了逗乐,是为了折腾,虽然二者本质是一样的,逗乐了她,折腾了我们,我们都逃不开女娲的手。
我:“除非我自取灭亡”?
姑姥姥:唉,“净喜欢不干净的花,是糊涂孩子!看不得,舍不得”,你起码把我留给你的书看完再走吧。

然后姑姥姥就走出了书房,我追到书架子边,看书房外面的家具,二胖和灰猫舅舅居然也还活着,一个在饭桌边看报纸,一个在浇花,电视里在放蓝猫淘气三千问的史前文明篇。
我有点懵,意识到这是做梦,而且大家其实都死了。本能有点害怕,又觉得干脆踏出书房的保护应该就会死了,想踏出去,脚却沉得要命。
然后我听见背后像姨婆的声音,喊了一句:阿琅你点解唔系度嘅!翻嚟吃饭啦!你唔肚饿乜!
我本能地大声喊回去:即刻翻啦!等阵啦我港埋哩度!
结果因为理智明白“这是梦境,我如果真的喊了出来会不会吵到别人睡觉”,一个激灵,醒了。




后来去翻了姑姥姥留给我的书信,看见了很多以前没当回事、现在看来更是先知的道理。
深有所感。

查看全文

ぬいぐるみのうた/玩偶之歌/KEI【歌词翻译】

ぬいぐるみのうた【玩偶之歌】

原作:ハヤシケイ/KEI(twi:homing_echo)
Nico:sm31013867(mylist/5113852)
原作相关伴奏+和声示范下载:http://homingecho.com/
翻译:御江
B站试听: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792066/
——转载请附译者信息。

天啊!是KEI!(感泪)(也含有一点时泪成分)

ぬいぐるみのうた
【玩偶之歌】

一年に一度きりのきみの記念日
【一年一次的你的纪念日】
はじめまして こんにちは
【初次见面 你好呀】
綿の詰まったおなかに
【这塞满棉花的肚子】
きみの頬のぬくもりを知った
【深知你脸颊的温度】
名前を贈ってくれたきみに
【我是为了与给予我名字的你】
出逢うために ぼくは産まれたの
【相遇才诞生于此的】
じゃれ合って大笑いしたこと
【不管是互相嬉闹的大笑】
不安な夜 泣いていたこと
【还是在不安夜里的哭泣】
パパやママにも言えないこと
【甚至是对爸爸妈妈都说不了的话】
全部 全部 ぼくはちゃんと覚えてる
【全部 全部 我都好好记着】
大人には聞こえない
【大人都听不到的】
ぼくときみの内緒のお話
【我和你的秘密】
絵本の中の国は
【绘本中的国度】
ぼくときみだけの秘密の場所
【是我和你两人的秘密场所】
ちょっとずつ きみの背が伸びて
【慢慢地 你长高了】
ちょっとずつ 友だちが増えて
【慢慢地 你的朋友变多了】
ちょっとずつ 見せなくなったきみの
【慢慢地 不让我看见的】
表情 その理由も知っているの
【你那表情 理由我也是知道的】
初めて恋に落ちた日も
【无论是第一次陷入恋爱的那天】
初めて別れを知った日も
【还是第一次亲历离别的那天】
初めて罪を犯した日も
【甚至是第一次犯下过错的那天】
全部 全部 ぼくがそばで覚えてる
【全部 全部 我都在身边记着】
やがてきみも大人になって
【终于你也变成了大人】
内緒のお話も聞こえなくなって
【你也不再对我说秘密了】
絵本の国に一人になって
【绘本的国度里只剩一人了】
でも かまわないよ
【但是 没关系啦】
きみが抱きしめてくれたこと
【不管是你曾拥抱过我的臂弯】
きみと夢で冒険したこと
【还是曾与你在梦中的冒险】
きみの思い出に居られたこと
【或是能存在于你回忆里】
全部 全部 ぼくはずっと覚えてる
【这些全部 全部 我都会一直记着】


快手翻的,有错请温柔指出。

查看全文

又长一岁

奔三路上又一年。
本应花时间去学习的,胸口却翻山倒海地犯恶心,书本字眼一个个蹦进眼球,一眨眼又忘了。
啰啰嗦嗦写了一大段,跟哑谜似的,无趣。不说了。
跟人开玩笑说,你们以后祝我生日,记住祝我能安乐死,这可比一切别的祝福都更深得我心:俗话说得好,千金难买安乐死嘛。
祝我万事如意就行。

放一张在Windermere湖区拍的照片,我很喜欢。其实是好几张连在一起的,但懒得放了哈哈哈



查看全文

蕾【歌词翻译】

摄影:Edward煜(我!表!妹!)

发现各大在线音频网的翻译简直机翻,只好自力更生一次。许多地方需要自己意会,就翻成这样吧。

原作:コブクロ

涙こぼしても
【就算眼淚奪眶而出】
汗にまみれた 笑顔の中じゃ
【笑臉上汗水淋漓】
誰も気付いてはくれない
【就不會有人發現】
だから あなたの涙を僕は知らない
【所以我無從知曉你的眼淚】

絶やす事无く 僕の心に灯されていた
【不滅地照亮著我的心】
優しい明かりは
【那溫柔的光】
あなたがくれた 理由なき愛の灯(あかし)
【正是你那不證自明的愛之燈(證明)】

柔らかな日だまりが 包む背中に
【沐浴在和煦日光中】
ポツリ 話しかけながら
【從身後絮絮叨叨地說著話】
いつかこんな日が来る事も
【這一天也終會到臨】
きっと きっと きっと
【一定 一定 一定】
わかってたはずなのに
【明明是知道的】

消えそうに 咲きそうな
【像要消失的 又似將盛綻的】
蕾が 今年も 僕を待ってる
【那蓓蕾啊 我今年也依然在等待】
手のひらじゃ つかめない
【僅憑雙手捉不住的】
風に踊る花びら
【那隨風起舞的花瓣們】
立ち止まる肩にヒラリ
【在我停佇的肩上輕輕飛著】
上手に乗せて 笑って見せた
【我笑著讓花瓣安穩留下】
あなたを思い出す 一人
【想著你一人】

ビルの谷間に
【在林立高樓間】
埋もれた夢も
【被掩埋的夢想】
いつか芽吹いて 花を咲かすだろう
【也終有一天會發芽開花吧】
信じた夢は 咲く場所を選ばない
【我所堅信的夢想 無論在哪里都會綻放】

ぼくらこの街に落とされた影法師
【我們落在這街上的身影】
みんな光を探して
【都在追尋光明】
重なり合う時の流れも
【那交錯重疊的光陰】
きっと きっと きっと
【也一定 一定 一定】
追い越せる日が来るさ
【會有朝一日拋于腦後吧】

風のない線路道
【平靜無風的電車軌道】
五月の美空は青く寂しく
【五月美麗的天空湛藍且寂靜】
動かない ちぎれ雲 いつまでも浮かべてた
【紋絲不動的雲絮 就那麼漂浮著】
どこにも もう戻れない
【已無處可歸 無法回頭】
僕のようだと
【就像我一樣啊】
ささやく風に キラリ舞い落ちてく 涙
【悄聲細語的風中 忍不住滴落淚珠】

散りぎわに もう一度 開く花びらは
【謝落之際 又一次綻放的花瓣】
あなたのように
【就像你一樣】
聴こえない頑張れを 握った両手に
【那聽不到的無言鼓勵 于我緊握的雙手中】
何度もくれた
【正是你無數次給予我的】

消えそうに 咲きそうな
【像要消失的 又似將盛綻的】
蕾が 今年も 僕を待ってる
【那蓓蕾啊 我今年也依然在等待】
今もまだ つかめない あなたと描いた夢
【如今仍未實現 曾與你一起描繪的夢想】
立ち止まる僕のそばで
【我停駐腳步 在身側尋覓】
優しく开く笑顏のような 蕾を探してる 空に
【空中像你溫柔的笑臉一樣的蓓蕾】

查看全文

梦与芭比娃娃论辩

自觉有趣,忘记之前记一下。

前天收拾家中杂物,翻出了儿时喜欢的芭比娃娃3+1个:一个金色娃娃卷发公主,还头戴皇冠;一个普通金发美国女郎,过肩直发碧眼高鼻梁,普通的牛仔衣物;一个是tan skin的白色长发女郎,穿着我所喜欢的藏青色带皮饰的连衣短裙,蹬着过膝长靴(以前自己就最喜欢这位,看来喜欢黑皮白发的爱好,我自幼就有);还有一个是王子,不知也能不能叫芭比?

顿感怀念,又舍不得丢,拿来消毒酒精片,逐一脱掉他们衣服鞋子,仔细擦去橡胶身体上的霉斑,然后放到消毒书柜里,使他们能被臭氧与紫外线彻底清洁。

看着我如此龟毛的举止,在旁帮忙收拾的阿姨忍不住笑:“像这样看小时候的玩具,你不会觉得羞吗?”

我:不会啊?why?

阿姨:因为,芭比人偶耶……而且跟你现在爱好的什么刀械,完全不是一路的嘛!

我:不会啦,而且其实是同一路的哦?

然后,我从芭比娃娃的玩具配件里,翻出了一盒子微缩枪械的食玩模型。

阿姨:……

再然后,我翻出了自己用牙签做的小弓弩(虽然发霉了)。

阿姨:…………

然后的然后,我翻出了一匹马(用军品装备防水布,自己做了马鞍与马头装饰)和一个坦克模型。

阿姨终于服气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在清理清扫这些旧物时,时常任由大脑一片空白,单纯判断“这个要丢了”“这个洗一下,还要用”“这个消毒一下,永久收藏吧”,并不会过多沉溺于旧物的回忆中(不然,这收拾可就无穷无尽了)。

但一经阿姨打岔,在清洁时,就忍不住想东想西。甚至不同于幼时,给这些公仔脱衣服擦拭身体时,也不禁感到有点脸热:以前的我,可是当真把这四个玩偶当人来玩的!

经常自己在脑中导演着玩偶剧,像什么刀剑与魔法的世界!白发女英雄拳打镇关西!猫眼三姐妹勇斗疯狂科学家!魔法少女PK枪械世界!……之类的。玩毕,便为剧中角色着了迷。

但不知从何时起(大概是开始玩GBA吧……),我就冷落了这四个曾视若珍宝(演员)的芭比娃娃。以至于他们的橡胶身体,都开始斑驳粘腻略有霉斑,头发或蓬乱或纠结,十分狼狈

这么一想,四个芭比就跟活人似的,水膜贴上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像是要报仇似的。

于是,果不其然,晚上就做了个梦:

我从空而降,跌坐在一房间,估摸是芭比娃娃配套玩具的魔法城堡的一间房。里面坐着四个娃娃,正是公主A、美国女郎B、黑皮白发小姐姐C、王子D。


我:……所以你们是来寻仇的吗。

A:当然,你竟胆敢冷落我们几个这么多年!演员费都没给!

我:唔,其实我给你们买的衣服、做的衣服、做的武器……这些配件,也算演员费吧?

B:BULLSH*T!你买我们回来时,已经自带衣服了好吗。

我:不不不,起码肯定没有刀枪和坦克。

A:你难道以为我们会喜欢吗?!

我:……王子你不喜欢吗?

D:喜、喜不喜欢另当别论!你冷落我们多年,该当何罪!

我:(所以是喜欢的啊……)不不不,我至今依然记得你们,以前也曾一起度过美好时光啊。

C:你明明最喜欢我,但最后居然连我的头发都梳不好!

我:麻、麻花辫也很好啊……

C:你看都打结成这样!还分叉!

我:头发长的人都会这样的!营养跟不上而已,用点护发素,发膜什么的……啊听说资X堂的那个什么Fi*o发膜很好使……

C:哦。难道你会买给我用吗?

B+D:对呀,你不是已经把我们擦干净放到铁盒里锁起来了吗?

A:哼,算你知趣,还给了我一束假花。

C:……那不是给我的吗?你最后一次玩我,让我壮烈牺牲在了D的枪眼下吧?

我:不,是坦克……啊,花可能是放在盒子里,发生了位移……

D:你们这仨女人,有花就不错了!老子本来西装革履的,最后居然被丫剥了个精光,换上了DIY的拙劣军装泳裤!什么人才会穿军装泳裤去热带雨林啊!自杀吗!

我:对呀,剧情就是这样的。

A:少啰嗦!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

我:哪儿?

B:冷落我们,虐待我们,囚禁我们,不给抚恤费,还让我们永无重见天日!

我:不不不,可能以后你们会作为我的黑历史,存在于我子孙的记忆中呢。

C:你明明没打算要子孙!

我:那个先不说。要说冷落,我觉得自己已经算很好了!多少人,小时候玩过的玩具,说丢就丢?我念你们辛苦陪我演出多年的份上,给你们擦干净消毒换衣服,整齐躺在一个结实坚固还消了毒的铁盒里耶。没有丢弃,甚至还打算把你们与我宝贵的艺术品同放……不觉得待遇已经很好了吗?

A:完全没有!?你起码把我公主服和玻璃鞋找回来吧?让我戴着皇冠,却穿着睡衣连衣裙,超级奇怪啊!

我:让你戴着皇冠,是因为拆不下来。

A:(哭着)罪加一等!!!

B:A你冷静,我才最惨啊。一个看起来最路人、最大众脸的我,当年受虐待最深啊!忘了吗,我可是被丢进过水池里的人!

我:C也进了啊。

C:所以我的头发才变成这个鬼样的啊!

B:但我的头发就一直是现在这样打结啊!明明就不长,为什么还会缠成一坨?

B+C:……不行了,越说越生气。

D:你们都冷静一下,跟这人谈判必须要理性来。不讲道理不行。

我:(我还以为自己在被审判……原来是谈判啊)好,你说。

D:我们强烈要求主张芭比娃娃的权利,那就是穿上适合的衣服,做适合的动作,陪伴在主人身边一起玩耍。

我:??哈?聞いたことない話じゃん!?(完全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啊)

D:日本語わかるよ。とぼけるな貴様!(我会日语哦。别装傻了你丫!)

我:(why!明明掌握日语之前,我就已经没玩他们了啊?)别开玩笑了,芭比娃娃能有什么权利——有权利就会有义务,你们的义务呢?

D:这是基本娃权,没有义务——难道你的生命权健康权还有义务吗?

我:如果我坚持的是卢梭那套社会契约论的话,yes当然有啊。

D:但你不是啊。

我:也就是说,你们的规则一切都是随我定的咯?那我现在开始信奉好了。

D:哈,别骗你自己了!这样一来,你追求的安乐死可就没戏了。

我:话不能说那么绝对,一定会有更加中庸的解决之道……

D:总之少废话!你一点都不尊重我们的基本娃权,我们要带领全世界的玩偶对你进行打击报复!

我:(够了,到底基本娃权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下,为什么偏偏是我?

C:这个问题可能我比较适合说。作为你曾经最喜欢的芭比娃娃,我身上寄托了你最深厚的期望,无论是你赋予我的职业、演出、能力、爱好、性格,还是衣物等外在……最终却沦落到一个被你遗忘十几年的地步!这落差使我的怨念比其他任何人都要重,我一定会向你展开报复……

我:(打断)等等。你说我赋予你的外在?

C:有什么问题吗。你给我做了很多好看的衣服。

我:谢谢夸奖,但这样说的话,制造你的玩具厂工人,或机器,又该是什么地位呢?该当何罪?

C:………………

我:如果仅因为“somebody赋予了我、提供给我xxx”而因此认为自己“已经与这个人深刻地联系在一起,不可分离”,那真是大错特错。你们如果生而为人,很可能会变成妈宝哦。

C:什么!

我:你们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躯壳,一旦从玩具厂的工人手下或流水线中生产出来,就已经再与他们无关了。所以同理,尽管我给予了你们很多,但你们是独立的,你们若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就自由地去争取啊!关我屁事啊!

B:别开玩笑了,自由?你给我们设置的前一个玩具盒!就是对我们自由的最大限制!我们没有能力自由活动,只能在你划定的范围内思考,甚至无力去触及外面世界的信息与资源!你这种所作所为,跟GFW有啥区别啊!

我:区别大了,你们连人都不是。

A:你这种思维很狭隘!你现在觉得我们这些玩偶不是人,就跟以前白人认为黑奴不是人,是一样一样的!

我:不不不从生理构造上来说你们就不具备生命的基本构成条件……

D:生命是什么?生命的定义又是谁给的呢?谁又能证明这种说法就是对的呢?

我:起码在这个星球上,你们这种硅基物体就不能叫生命啊嘛。虽然我也想知道,万一在别的星系有别的什么某基生物,甚至别的宇宙空间里连宇宙常数都不一样,那么那里产生的生命又怎么办呢?怎么定义呢?人类文明观测不到、理解不了呢?……哎这个话题说起来就没完的。起码,你们没有智慧。

C:天真的是你!愚蠢的人,正如你自己逻辑所说,若有某种人类文明不能理解的智慧体存在于你们周围,像我们现在这样托梦给你才能与你交流,你不就像刚刚那样,认为我们是没有智慧的生命体了吗!

我:……所以就是说,因为我理解不了你们的智慧,也理解不了你们的生命存续模式,所以你们说我觉得你们不是生命的这一点,是错的?

ABCD:对!

我:好吧,退一万步说,你们是生命。那我刚刚也说了,你们是独立的个体,独立的生命。我冷落你们,为什么你们要生气?你们难道不是“独立的智慧的生命体”吗?为什么一副凭依我才能生存的样子?

B:因为我们是假借你们人类的手才能产生的啊。这是客观事实,我们不予否认——但你想想,以后的人工智能AI若真能自我复制自我繁衍,如果真有一天,他们超越人类,其实也无法改变“第一个人工智能AI是人类制造的”这一事实啊。所以我们既是凭依于你的,也是独立于你的,这不矛盾。

我:好好好。那,为什么要找我报仇?

ABCD:因为你曾给予我们的最多,比其他人都多,因此我们受冷落后对你的怨念最大!

我:(忍笑)是不是你们娃界的其他娃人,也会对曾经抛弃自己的主人报仇啊?

ABCD:可能吧。

我:哦?也就是说,有的不会报仇咯?

A:刁民,我警告你,少搞逻辑陷阱。我们是被害人!被害人才是有权选择是否要原谅加害人的主体!你一个加害人,怎能要求我们宽赦你呢?何来的脸面!

B:这样简直就跟复旦饮水机投毒案后,犯人曾经的同学朋友写信给他求情一样愚蠢。

我:唉,是,你们说得很有道理。但这也是有个度的吧?你们岂能在各种小事上拘泥,认为过往那些微的折腾就算加害呢?你们这种小事都追究到底的逻辑,很容易矫枉过正的啊。难道整体来说,你们不开心吗?我自认是一个温和不暴力的玩家了,暴力行为我都只在脑内进行,极少具体实施。

B:这倒是真的,但那又如何?

我:所以你们觉得,自己如果到了别的暴力玩家熊孩子手里,还能活到现在?你们早就被肢解丢弃,连灵魂精神都不复存了!甚至你们也不会被寄予如此多的爱意与精力,现在可能连与我对话的能力都没有!

A:这也是事实。

我:好,那我总结一下。首先,你们认为我冷落了你们,虐待你们,囚禁你们,但这些都是所有人类会对绝大部分玩具做的事啊,你们要看看主流好吗——虽然我知道,这逻辑很容易会被黑奴运动那一套人权发展理论所驳斥,但我也不过是个人,逃脱不过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则,我也会对事物产生厌倦心理呀。

ABCD:但你的厌倦心理来得特别快。

我:没错我喜新厌旧,那又如何了?你们接着说,我没有给你们抚恤费?但其实我就算给了,你们又能怎样?假设我真的把你们当人看待,这么多年一直给你们买衣服玩具,但我也不会再跟你们玩了。

A:!这不是跟不爱妻子的丈夫一直不归家只赡养一样……

我:厌倦心理已经产生,我主观恶意又无罪,客观上也没有很多过错,你们能奈我何?就跟丈夫厌烦了妻子,不归家但也不出轨,还一直打钱养妻子一样,丈夫也不算过错啊!——不过,就算我真的给钱,你们肯定也会说“你不爱我们了”这样的独守空房中年怨妇一般的话吧!

A:……

我:(你想说的啊……)再说了,为什么是我?别忘了,以前跟你们玩的不止我一个哦,你们不找他们清算吗?比如OOO和PPP他们呢?

D:…………呵嚯!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在危急时刻居然也逃不过要拉人下水的本能!

我:??诶,我没想要逃啊。被车撞也要拉个人垫背嘛。

ABCD:…………你真的丑恶到了极点。够了!就这样吧!

我:不不不,我意思不是这个,我只是质疑你们决定报仇顺序的规则。怎么决定的是我?

ABCD: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

我:你们把这句话说十次。

ABCD: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因为你以前比其他人都更爱我们…………………………

我:你们还要报仇吗?

ABCD:……………………………………天啊居然输给了一个人类的小姑娘!!!!

我:?????好了吗?解气了吗?

ABCD:我们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看你长大了没有。

我:……?!

A:刚刚也暗示了你,我们其实真的是生命,只是你和全部人类文明都无法观测或理解到而已,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次元不同,无法沟通”吧。

B:但很有幸,我们可以通过这种形式再与你见面。可以这样托梦,跟你说话。

C:你长大了,不需要我们再陪你在脑子里演话剧了。

D:而且,你以前导演过的那些战争片,可能会在现实中能看到,也不需要我们了吧。

我:……………………………………卧槽。什么。啥。等等,急转直下啊。什么托梦,什么现实战争,什么?for real??讲多点啊?生命的存在方式??

ABCD:加油啊,我们会换种方式一直观察着你们人类文明的。再见!


然后我醒了。

没了。




其实后来我去打开了一下装芭比娃娃的铁盒子,那束花依然在C手中。

后来帮B梳了个头。

真没了。


醒来后仔细一想,B关于智慧生命体的存在的说法,有句话我没来得及驳斥:

B认为他们这些芭比就跟人工智能ai一样既独立于人又不可否认依附于人,但又说他们的智慧可能是人所无法理解的……

人可以通过自己智慧制造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

还是说ai和芭比娃娃算第一个???

(生育不算智慧制造,只能算“通过利用生理功能”来制造东西)

存疑。

查看全文

原图无P无滤镜!
2016-12-07日的傍晚,下课后,看红调渐浓的橙黄夕阳,把淡灰色鳞云染成一片粉色,弥漫了整片蓝紫色天空。
轻微得连草叶都无法摇颤的细风,引领着下课的学生们,朝各自归宿信步走去。

……归宿=饭堂or宿舍啦。

福州三坊七巷的黄巷。

© 御江 | Powered by LOFTER